- N +

胡歌说起他的忧郁和不自信:我始终没有找到我的绝技在哪

导读 : 原标题:我始终没有找到我的绝技在哪作为一名电影记者,这是我第一次采访胡歌。专访地点在戛纳电影宫前正对红毯的一幢大楼里,采访时,红毯上的音乐不时传来。就在一天前,胡歌刚刚和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导演刁亦男,主演桂纶镁、万茜等一... [...]


胡歌说起他的忧郁和不自信:我始终没有找到我的绝技在哪


原标题:我始终没有找到我的绝技在哪

  作为一名电影记者,这是我第一次采访胡歌。

  专访地点在戛纳电影宫前正对红毯的一幢大楼里,采访时,红毯上的音乐不时传来。

  就在一天前,胡歌刚刚和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导演刁亦男,主演桂纶镁、万茜等一起走过这道红毯,在卢米埃尔大厅里接受近4000名观众的起立鼓掌,感受到作为中国电影人在戛纳这个电影圣殿的无上荣光。

  在今年的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上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(以下简称《南方车站》)是唯一入围主竞赛单元角逐金棕榈的中国电影。该片在戛纳首映后,也获得了媒体和影评人好评。

  胡歌是《南方车站》的男主演,饰演周泽农,一个逃犯。他用内敛而有爆发力的表演,塑造了一个大银幕上从未有过的角色,被赞是今年影帝热门之一。

  但胡歌自己却说,因为不自信,拍摄期间他一直忐忑不安,最后,反倒是这种恐慌和担心,让他与角色人物之间产生了链接。

  钱报记者(以下简称钱报):为什么会接这部电影?

  胡歌:我很幸运,导演能够选中我,但这也是冒险。比起他之前用的廖凡等演员,我在电影上的经验太少了。

  钱报:其实在《你好,之华》里,你演的张超这个角色还是挺令人印象深刻的。

  胡歌:(笑)张超这个角色,我心中有很多遗憾。当时客串只有一天时间,到了现场,我发现自己对人物的理解和表现方式,与导演的要求并不吻合。我当即改变了原来的演法,但始终觉得不够好。

  中间还有一个小故事,我演完后,回到酒店心有不甘,就琢磨怎么演既符合导演要求,又有自己的心理依据。我演了一遍后,拍了个视频,想发给导演。但拍完以后,又对自己说,算了,好像也没好很多,但这个视频一直留着。后来《你好,之华》在北京电影学院点映,我拿给导演看,他表示特别满意,说如果当时这么演就好了。

  钱报:当时刁亦男导演找到您,是不是挺开心的?

  胡歌:(笑)是的。我之前一直演电视剧,从刚出道的偶像演员,到人气(演员)到演技(派),中间走了挺长的路。我想从电视到电影,是不是也要从商业娱乐化电影开始,再到艺术电影,慢慢地绕一圈,没想到一下子就和刁导合作了。

  钱报:有没有问过导演,他是看中了您身上哪种气质?

  胡歌:没有。不过这几天听见有人采访导演,他说“忧郁”。我第一次见他时,正处于迷茫和低谷期。2017年底,当时我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拍戏,始终没有一个新目标,又不想重复以前的题材和角色。我还是想在40岁之前,找到新的可能性吧,看看自己还能做些什么。

  在采访中,胡歌不止一次地强调不自信,内心的不安全感折磨着他,让他对这个角色更加孤注一掷。

  开拍前,他就做了很多准备,学习武汉方言,进行形体训练,提早去拍摄地武汉体验,在大街小巷捕捉市井生活中的人物。期间还闹过一次严重的肠胃炎,发烧、感冒,足足折腾了十天。

  钱报:周泽农这个角色,你演得很拼 ,是不是很喜欢这个角色?

  胡歌:拿到剧本时,我特别有要去演的冲动,但却没有马上给导演回复。挣扎和思考了一整天,因为没信心,怕失败,一方面担心电影出来被大家质疑,另一方面也担心拖剧组后腿。但我又不甘心放弃。最后,我还是想冒一次险,给导演发微信,说我消化剧本消化了一天。他很快就明白了我的顾虑和担心,后来见面时,我更坦诚地表达了自己的不自信,他说都明白,他会帮助我的。

  钱报:这个角色平时看起来蔫蔫的,但动作戏非常干脆利落,这种爆发感好演吗?

  胡歌:这个角色平时也不蔫,他内心一直是非常有力量的。第一次爆发的时候,是小偷大会时,他就是受伤的猛兽。比如我们看《动物世界》,老虎、狮子们只有在捕猎的时候,才出现攻击性。

  钱报:您刚才聊到即使电影已经开拍了,还担心被换掉?

  胡歌:(笑)是的。《南方车站》刚开拍没几天,有一次收工后,导演说,我一会儿找你聊聊。之前都是我找他聊天,突然他说要来找我,我当时想很多,他为什么要专门来酒店找我?是要换掉我吗?后来我才知道不是。当时我就说,我吓坏了,以为要被换掉。因为我也见过,有些剧组因为演员不适合换人,这经常发生。

  钱报:拍摄经历了5个月,电影杀青那天是不是特别感慨?

  胡歌:杀青那天吃饭喝酒,我断片了,那一刻是各种压抑的爆发。整个过程,对我来说有很多不容易。杀青那一刻,当我被全组抛起来的时候,我觉得,自己的付出得到了认可。

  钱报:演艺事业上已经非常成功,为什么还经常会有不安全感?

  胡歌:天生的吧,也和父母教育有关。大部分中国家长不会鼓励孩子,都是挫折式教育,即使表现好也不会说你表现好。另外,我们这个行业竞争也挺激烈的,成功演员都身怀绝技,但我始终没有找到我的绝技在哪里。

  钱报:这次和廖凡这样的戏精合作,有没有压力?

  胡歌:(笑)我们没有对手戏啊,很遗憾。我也对他说,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演几场对手戏。记者 陆芳
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国家文物局局长:互联网赋予文物新生命
下一篇:陈赫前妻许婧《天天向上》自白:希望生活在美好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