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N +

Talpa解约《好声音》,唐德一天蒸发8亿市值,影视综艺均陷瓶颈

导读 : 今日开盘,唐德影视的股价便一路暴跌,截至收盘总市值已蒸发8亿! 此次唐德股价跌停主要是因为其在今日早间发布的公告中称:Talpa传媒已决定解除与唐德影视关于《中国好声音》的版权合作,并在11月9日向唐德影视发出... [...]


Talpa解约《好声音》,唐德一天蒸发8亿市值,影视综艺均陷瓶颈


今日开盘,唐德影视的股价便一路暴跌,截至收盘总市值已蒸发8亿! 

此次唐德股价跌停主要是因为其在今日早间发布的公告中称:Talpa传媒已决定解除与唐德影视关于《中国好声音》的版权合作,并在11月9日向唐德影视发出了“解约通知函”。

 通知函中Talpa传媒以唐德影视未能在约定时间内支付许可费为由,决定终止双方的合作。许可费包括第二期款项尾款375万美元和第三期款项1,500万美元。协议终止后,所有授权权利归还Talpa,Talpa确认已收到公司支付的1,875万美元许可费,但公司仍应向其支付剩余4,125万美元许可费。 

虽然唐德影视目前还未认可Talpa单方面解除合作关系的行为,但唐德依然面临如下风险:

 1、协议可能被裁定终止,公司无法继续制作《中国好声音》节目的风险;

 2、公司已向Talpa支付的1,875万美元许可费及相关税费可能无法收回的风险;

 3、公司可能被裁定支付剩余4,125万美元许可费的风险。

自从唐德介入洽谈《好声音》版权开始,便一直处在水逆期。现在灿星备受版权质疑的《新歌声》都已播出两季,而唐德正版的《好声音》却一直难产。另外,唐德近段的财报一直不算亮眼,王牌大剧《赢天下》又面临不绝于耳的退片传言,今日又因“解约函”股价大跌,唐德一再被逼近谷底。 

4亿版权费+1.3亿担保金

版权纠纷导致唐德《好声音》难产 

今年3月1日,唐德宣布与Talpa传媒达成合作协议,获得《THE VOICE OF ...》在中国5-8季的独家开发、制作、播放权。为此,唐德将向Talpa传媒支付6000万美元,合计近4亿人民币。   

此前,1-4季的中国版《好声音》的制作方一直是灿星文化,播出平台是浙江卫视。合作期内,由于Talpa发现灿星私自注册了《中国好声音》的相关商标,违反了合作协议,交涉多次后,Talpa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庭提起仲裁,最终判定双方终止合作。 

但是,这场版权纠纷并未因此尘埃落定。 

5月,唐德以灿星文化存在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为由,提起诉讼,索赔5.1亿元。 

6月,唐德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申请裁定,并为此支付1.3亿元担保金。尽管法院判定灿星侵权,要求其立即停止在节目中使用“中国好声音”、“the voice of China”的商标,但灿星转而制作出一档《新歌声》,并自诩原创,继续在浙江卫视播出。   

7月,浙江卫视就《中国好声音》名称的归属问题起诉唐德影视,索赔1.2亿。 版权问题尾大不掉,唐德的《好声音》直到现在也未能与观众见面,但投资却已增加不少。唐德2017半年报显示,投资较上年同期增长500%,主要原因便是《好声音》的版权支出。 

现在唐德影视又面临与Talpa解约,但是解约条件看起来并不公平。Talpa提出,解约之后,唐德还需支付剩余的4125万美元,也就是版权协议的尾款。而唐德并未按期付款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与灿星、浙江卫视频繁的版权纠纷,一方面在于唐德《好声音》迟迟未能落地。 

对于Talpa的单方面解约行为,也有网友认为Talpa在与中国公司的合作中缺乏契约精神,之前与灿星合作时也使用过同样的戏码,甚至双方还未解约,Talpa便与唐德签下协议。 

当然,唐德在这场版权斗争中扮演的角色也过于被动。虽然拿到版权,但由于缺少综艺制作的经验,对Talpa过于依赖也助长了唐德《好声音》的难产。 

事实上,国内许多综艺对版权并不看重。比如《中餐厅》、《亲爱的客栈》,甚至今年大爆的《中国有嘻哈》都曾面临过抄袭的指责,但最终收视和口碑并不差。唐德看重版权虽是件好事,但在拥有版权之后内容运作却不能到位,最终在版权之争中丧失主动。  

唐德先后投资8亿

但《好声音》竞争力已不在 

据统计,唐德在《好声音》的制作上投资已超过3亿,再加上近4亿的版权费、1.3亿的裁定担保金和诉讼的相关支出,总投资早已在8亿以上。如果Talpa与唐德解约,8亿投资将全部打水漂。 

唐德影视之所以如此看重《好声音》的版权,不仅是因为已经付出的巨额投资,还在于《好声音》强大的盈利能力。

   

第一季时,《好声音》版权费仅200万,而冠名费已达到6000万。在浙江卫视播出后,一度达到万人空巷的程度,收视破6。第二季时,冠名费便飙升至2亿,第三季2.5亿,广告总收益13亿。灿星后来的《新歌声》第一季冠名费4亿,广告收益更是超过20亿。 

巨大的收益能力是驱使唐德入局的关键原因,但是唐德错过了最佳的时机。 

前四季在收视上已经有所下滑,后来灿星的《新歌声》出现后,由于节目本身的改动不大,多数观众还是认为两者同根同源,但是收视和口碑都不能再同日而语。   

去年《新歌声》鸟巢总决赛收视率为3.956%,与《中国好声音4》总决赛6.843%的收视率相比,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。而今年《新歌声2》开播,全季以2.213%的收视率创下了历史新低。而且,两季《新歌声》的豆瓣评分分别为5分,5.1分。 

唐德影视在版权问题上消磨近两年,现在的《好声音》经过综N代和变相综N代的消耗,颓势已经无法遮掩。尤其是在今年的《中国有嘻哈》和《明日之子》两档音乐综艺出现后,《新歌声2》几乎成了昨日黄花,三者在微博同名话题阅读量分别为73.6亿、84.8亿、1032万。如此巨大的差异背后,反映出的是《好声音》模式的凋零。

   

收视率和关注度的持续下降,最终会反映在招商额的下滑上。此时,唐德影视就算打着正版《好声音》的旗号归来,竞争力也早已不再。即便没有与Talpa解约,目前的8亿投资,再加上之后3季的投入,盈利能力同样堪忧。  

综艺亏损,影视营收下滑

唐德扩大布局但不敢大胆突破 

唐德影视一直以来的主要业务板块都是电视剧,近几年才开始布局电影和综艺板块,但从目前来看,发展并不好。 

唐德的综艺布局还在投资阶段,主要投资的便是《好声音》,目前的8亿投资全部依靠影视收入“填坑”。 

在电影方面,唐德去年参与的电影票房大面积收入不理想,黄晓明主演《大唐玄奘》票房3300万,参与发行的《名侦探柯南:纯黑的噩梦》票房3100万,《模仿游戏》票房5200万……只有一部范冰冰主演的《绝地逃亡》票房超过8亿,为唐德带来3亿营收。   

而今年,唐德参与投资的电影没有出现一个爆款,总营收仅449万,比上年同期下降94.42%。其中,《天空之眼》票房1733万,《生门》票房147万。在综艺只出不进的情况下,电影业务也未有突出贡献。 

在电视剧方面,2016年,虽有《天伦》、《结婚为什么》、《政委》、《好家伙》四部剧助力唐德收入4亿,但相比之前的《武媚娘传奇》,电视剧业务的盈利能力也在下滑。《武媚娘传奇》在2014年为实现营收2.68亿,2015年仍为唐德带来1.98亿的收入,两年合计4.66亿。   

而到了今年,电视剧的盈利能力还在进一步缩水。上半年唐德的《花儿与远方》、《计中计》、《亲爱的,好久不见》、《拥抱星星的月亮》、《天伦》五部剧合计营收2.76亿。 

四季度,唐德将有《赢天下》确认收入,该剧由《武媚娘传奇》原班人马打造,斥资5亿。然而不久前,《赢天下》预告片播出后,却因头饰与《武媚娘》太像、不符合秦朝设定等遭到网友吐槽。 

近日,《赢天下》又身陷退片传闻,虽然唐德影视已发公告澄清,但公告中并未直面是否被湖南卫视退片,而只说明未被卫视退片,以此模糊处理。 

目前,《赢天下》已确定以打时差的方式“先网后台”。湖南卫视即便出了2.4亿版权费,也依然不是首播。而且,湖南卫视除了《赢天下》还有同为大女主剧的《扶摇》作开年大戏,相比之下《扶摇》性价比似乎更高。   

但对于唐德而言,失掉湖南卫视之后,江苏、北京成为首播平台便是大概率事件。为此,唐德将损失1.5轮版权费,预计在9600万至2.4亿之间,这将进一步影响唐德的营收。 

在影视方面,唐德对明星尤其是范冰冰的依赖极大,爆款几乎全部出自范冰冰主演。现在唐德加码布局综艺业务,多元化发展,也是其在去明星化过程中的一个选择。 

然而唐德布局综艺,接手的却是已经做过四季的《好声音》,而且不能率先出手,抢占先机,反而被对手缠上官司。唐德似乎只看到了“旧爆款”带来的甜头。 

综艺成了唐德最大的业绩负重,电影收入同样不理想。在被两者分去精力后,电视剧业务收入也有了下滑趋势。影视综艺全面遭遇瓶颈,不想依赖单一明星的唐德还能走得更远吗? 
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重口味电影来啦 你可能错过的十大恐怖片
下一篇:陈赫前妻许婧《天天向上》自白:希望生活在美好中